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五十七)

作者:游戏小说    发布时间:2020-01-01 16:42    浏览::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老四走在前面,我走在老四后面,一路无话。刚刚在楼梯上那个玩笑,让我接下来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他说的那几句。

回到宿舍楼,冒菜说他要先回寝室去洗个澡,我忍不住笑了,“一个米米姐姐就把你吓出一身汗来啊,看来我真得要买一只小白鼠回来啊!”

老四说:“老三,我们合在一起,是一三一四……”

冒菜在寝室门口一把捉住我,把我拖到他的床上,狠狠地压住,也不顾大圆脸他们都在寝室里,把嘴巴凑到我耳朵边上,咬牙切齿的地低声说:“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不准给别人讲,听到没有!不然我就……”

老四说:“不过啊,是一生一世的兄弟,是吧!”

也许是冒菜靠的太近,他热烈的鼻息喷到我的耳朵边,我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也忘了这个时候应该贞烈地挣扎一下,以表示自己反抗的决心,只是满脸通红,巴巴地望着他,好像很期待他接下来说要把我如何如何。

老四刚刚说话的样子,说话的语气,都符合两个男生之间开玩笑的所有设定。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哥俩好,可是,我当然知道,这个玩笑里,有多少的无奈和惆怅。

冒菜看到我这个呆样,一时间也不晓得该说什么,把我放开之后跟我并排着躺在了床上。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他,他如有所思地想着什么,眼睛一眨不眨。

爱情的不公平之处就在于,它是不规则的,无标准的,看似有迹可循,实际上波谲云诡。在一份感情里,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不是你对一个人好,他就会交出一颗真心。

我看到冒菜那一排长长的睫毛,在空中微微颤动,心里忽然也跟着动了一下,不知不觉我的手就伸了过去。中指的指肚轻轻地来回抚摸那一排睫毛,我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化开了,像一块冰感受到热度慢慢化成水,然后流成了一道涓涓的小溪。

这中间所谓的缘分、时机、感觉,任何一项都可能导致你最后只能空手而归。而缘分、时机、感觉,和爱情一样难以界定。

冒菜把头侧过来,无比温柔地注视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傻逼,你再摸下去,我的眼皮就要秃顶了!”

当然,这也正是爱情的魅力之一,因为也充满了惊喜,充满了意外,所以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前赴后继。老四还在路上,而我也并没有抵达终点。

“哗”的一声,好像一个美丽的梦碎了。这么美好的意境,就这样被一个不懂风情的脑癌患者给破坏了,你说是你会不会火冒三丈。

我们都是跋涉的人而已。

“啊——”

已是黄昏时分,我和老四一前一后走着,斜晖把他的影子拉长,递到我脚下,而我却下意识的避开,不踩上去。

随着冒菜的一声惨叫,我的手上多了几根柔顺的眼睫毛。捏着这几根战利品,我从床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寝室,临到门口,我还不忘了喊了一句:“平平,你这样不乖哦!”

踩影子这件事,好像还是跟冒菜做才自然合理。他颀长的身影,落在我的脚下,任由我的双脚霸占、纠缠。

一脸得意地走进寝室,没想到迎面就碰上老四。老四拿着几本书,好像准备要出去,一看到我,脚步又缓了下来。

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是我知道走在前面的他,一定是嘴角上扬,或者想起弟弟的时候沉默不语。他也看不到我的表情,但他知道走在后面的我,或者一脸天真如痴,或者是一脸的缓慢平静。

气氛还是有点尴尬,我胡乱问了一句,“老四,寝室里的人呢,老大他们去哪里了?”

这是属于我和他的默契。

“老大他们出去打球了。”老四看了我一眼,眼皮又垂了下来,“老三,那天……那天的事情对不起,你别放在心上……”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图书馆门口,我跟老四对视了一眼,似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好在来的是图书馆,这个地方,不用过多言语。埋首在书本之间,有些事就可以不再提及。

“那天?那天什么事,我记不得了……”

还是像以前那样,老四在窗户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在旁边给我占一个位置,我在书架上找喜欢的书。

虽然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但是老四都这样说了,我没有办法还摆出一副耿耿于怀的样子。再说了,老四跟我一个寝室,老是那么不清不楚地尴尬下去,我心里也真的是不痛快。其实,我很怀念以前跟老四默契地说说笑笑的日子。

一般来图书馆,老四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学习,我是找个清静的地方看小说,大家各看各的,互不打扰。可是刚刚,在找书的间隙,我偷偷转过头去瞄了老四一眼,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认真的看书写笔记,而是时不时地往书架这边张望。

“这么说,你没有生我的气啊!”老四说话的声音都上扬了几个调,以前我熟悉的无比温暖的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了,“我还担心以后你都不想跟我说话了……”

我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心情找小说看了,手指在一排排书脊上机械的划过,却没有兴趣抽出任何一本书。直到手不经意地打在书架上,才吃痛地缩回来。

金沙贵宾会,原来,老四一直在担心我生他的气,所以不敢跟我多说话。老四,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怕伤害你而已。心里的结好像一下就解开了,我一时高兴,张口就说了一句蠢话:

“所以,你到底是在找什么书找得那么认真,《金瓶梅》吗?”一个猥琐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让我从刚才的情绪里跳了出来。

“其实……其实也没啥,不就亲了一下么……兄弟之间闹一下这也不算啥。”

我一转头,是冒菜站在身后。他的发梢上,还有没擦干的水珠挂着,身上散发着某款沐浴露的香味,眼神也是亮晶晶的,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清爽。

“啊?”老四略带苦涩地笑了一下,“原来你只是当我闹一下……真得是我想多了……”

这不科学啊,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能够问出那么猥琐的问题呢?

“不是不是,老四你别误会,我是说……我是说……”

“哦,你洗完澡了啊。”

我他妈是说什么来着,嘴笨成这样,瞬间又破坏了刚刚恢复的正常气氛。我急于向老四表达我的歉意,可是越着急越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解释。

我随后问了一句,然后假装很自然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冒菜身上的那股香味就扑面而来,心情渐渐好起来了。

好在老四只是失落了一下,就又笑起来,显然,解开我们俩之间的心结,是他最在意的事情。当然,这也是我最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