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美学救赎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仙侠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22 03:30    浏览::

田世信王者之尊展览于2009年11月11日在今日美术馆开幕,并举行了学术研讨。他以毛泽东词《沁园春雪》为依据,以观念性的当代雕塑表达方式和语言,塑造中国历史中最具王者之尊,最为影响中国走向和精神文化的六位王者。艺术家站在现代统治文化的角度去审视和反思历史,用的是当代意义的春秋笔法,是作者对中国历史和政治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君王政体和成王败寇的立国思想和原则的一种美学反思,试图呼唤人的独立个性和政治自由精神,不失为一种发自艺术良知的美学救赎。本刊记者列席了研讨会现场,并对重要发言做一摘要,以期引玉。田世信的视野很开阔,对当代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都十分关注。他很早就关注艺术语言问题,研究形式美感,但又不是迷恋形式美感而不注重精神内涵的人。他关心国家命运和人民疾苦,是一位有忧患意识的人。这次以毛泽东诗词《沁园春》做的王者之尊群雕,艺术构思缜密、巧妙,分寸把握得体,有丰富的思想内涵。

田世信先生的作品刚好补充了许多文学艺术作品对待中国历史人物,特别是所谓王者的人物所缺少的反省和批判态度。在作品里,对几个人物实际上有不同的评价。对于两面性的处理是需要思考的。另外,每个塑像后挂起的文献长幡,不但渲染了展示的气氛,而且是展览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

田先生借用毛泽东的诗词,并把握这个主题,用一个雕像反映一个朝代,这也是一种智慧。他放弃了那些雕塑难以企及的情节性、主题性,只用肖像性的手法,这也是雕塑家特有的方式,他通过几尊肖像性雕塑所呈现的是一个宏大的历史主题。更重要的在于他在对历史的表达中呈现了对历史的一种态度和看法。

田世信的文本带给我一些启发,为什么中国当下还有那么多书本、专家讲坛、电影和小说热衷于帝王叙事,那么多人去追随已死的神?死去的神不能带给中华民族希望,而是朝代的轮回,这种轮回的替代不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因为它不能使我们走向自由的必然。田世信先生的作品会带来一些不同的声音。

王者之尊尊的是历史、历史人物。徐虹说先人已死、诸神已死,就是毛泽东说的俱往矣。知识分子最根本的品质就是一个思想者,一个社会的批判者。田先生做到了,他对秦王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和毛泽东这些英雄人物的创作,首先是尊重历史,然后反思历史。在他的作品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于乡土的依恋和热爱,充满了一种生命的气息,活脱脱地呈现出一个中国人的本土意识,充满着一种生命的力量的狙犷、朴拙,让人心动。

田世信借这个题材表达自己对帝王崇拜的反感或批判,分寸把握得还比较适度。他承认帝王的历史功绩,同时又揭示封建专制的一面,比政治波普调侃式的东西要严肃深刻。此外在很大程度上运用了中国传统雕塑的元素,可以说他做的是一种新的庙堂艺术中的偶像系列。

金沙贵宾会首页,田世信先生的王者之尊群像已经摆脱了概念化、程式化的处理方式。这些雕像有着巨大的体量感,但并不具有崇高的神圣感。作品的多义性使其具有不同凡响的艺术价值,雕塑使用的艺术语言具有鲜明的当代性,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观念写实。他采取的是一种拟真手法,所有元素共同构成了作品的当代性。总而言之,不管是表现主题,还是艺术语言,这组作品都给我们带来新的启示。

我认为田老师是一个具有文人气质的艺术家。王者之尊作品延续了他传统的传神写照手法。从构思的线索来讲,使用了毛主席的《沁园春》这首词,他就是想对历史人物进行自己的评说。展览的陈列的方式基本上是按照文图对照的形式进行的,试图让它产生一种历史感,试图从作品的创作到陈列,都有一种突破意识,从而引发人们内在思考。我认为他最可贵的精神就是有这么一种能让人沉思,能让人思考的一个内核在里面。

所谓庙堂文化,就是关于帝王将相的文化。我觉得有两样贯穿在田老师的作品里。一个是在追溯,一个是在追问,要追溯的就是尊严,追问的就是他塑造的这些帝王是不是就象征了尊严?这就构成了作品的双重涵义,使作品分解成两个结构,一部分是由塑像构成,另一部分则是背后的文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文字的魅力已经大过形象的魅力。也就是说,我们的尊严有时候是通过文化建构起来的。当尊严与具体的人对应起来就会呈现一种复杂的关系。这种关系就是历史的张力,也包含了今天的人对历史的价值判断。

我想谈的一点就是艺术中的游戏性。一个艺术家不能只想表达一种观念或者批判现实。根据事物背后的荒诞性做作品,这就是所谓的观念性的艺术。田老师不管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性格,在混乱的环境中很好地保护住了自己的个性。因为纯观念的作品会使艺术家丧失个性。他把两个不相干的东西放在一起,而且看起来也成立。田老师的作品既保护了自己的个性,又能跟上时代。

文字也构成田老师作品里很重要的一部分。雕塑作品本身是视觉的语言,又借用了两千多年来历史上的一些重要的点评、史书、文字的记载。所以视觉语言和文字语言这两种东西,作为一种历时性的文字,和作为一种共时性的雕塑在这个展厅中间被同时、横向地并置起来。这些文本其实都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意识形态中建构起来的对历史人物的评述,但是在这样的一个展厅里面,被共时性地一道呈现给观众,这是一种文字本身互文性或者叫文本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