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大类(专业)新政令更多学生受惠

作者:仙侠小说    发布时间:2020-01-09 22:54    浏览::

金沙贵宾会首页,“全院共150人,我排100名”,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2010级学生徐鹏略带羞涩地说,“因为高考没有发挥好,为了可以进大连理工大学,就被调剂到自己不太擅长的物理专业。本以为自己就会这样与自己所喜欢的数学‘擦肩而过’,但是……”徐鹏又开心地说道,“多亏了学校转专业的新政策,可以让我拥有转入自己热爱专业的机会,一圆我的数学梦。不然,像我这种高考失利、对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不适应、成绩不好的学生,根本就无法学习自己擅长并热爱的专业了。” 今年,像徐鹏一样享受到转大类新政实惠的学生还有很多。 为实施精英教育,培养精英人才,充分调动和发挥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营造有利于人才成长的学习环境,使学生有更大的学习发展空间,根据《大连理工大学大学生学籍管理规定》,我校教务处制定了本科生转大类,将转大类的门槛放宽,除了学业优秀类,即学习成绩位于本大类前20%的学生,还新增了学业困难类、专业兴趣类、学科特长类的名额,这项新政策对于想转专业但是因为成绩不够的学生,是极大的利好消息。 根据新政策,各学部组织相关专业不少于11人的教授考核小组,对申请转入学生进行考核,明确时间安排、考核方式、程序、拟接收学生人数(接收人数不少于同年级本大类等,公开透明,让学生真正受惠。 门槛放宽,成绩不再成为最大障碍 徐鹏在大一学年就一直在为了转入数学专业做准备,自学数学专业的相关课程。他曾获得东北三省数学建模大赛二等奖和国际数学建模大赛三等奖,又得到了数学专业教授的推荐信,因此他作为学科专长类的学生,申请转入数学科学学院。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注册中心主任张维平教授说,“为了充分满足学生转换专业的要求,我校近年来不断调整政策,扩大成绩优秀类名额,现已经达到20%的比例。尤其是今年,在综合校领导、各学部的老师与广大学生的意见的基础上,经过多次商讨,教务处决定出台如今的本科生转大类管理办法。” 对他们,转专业不再是“传说” “我是南方人,很多音都发不出来、发不准确,所以口语特别差,和外教很难沟通,因此成绩一直不是十分出色。有一次老师叫我念课文,有很多音我都发不好,觉得很困难,读的很差,心里很不是滋味。”外国语学院的姜鹏说,“曾经,转专业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传说’,而如今,它却成为了现实。”今年,姜鹏同学作为学业困难类的学生,获得由英语专业转到软件专业的机会。 姜鹏同学转专业的过程很顺利,不久,他就要去软件学院了,他说:“我很舍不得那些陪我打篮球的兄弟,以后都不能一起玩儿了。在转专业之前我也没做什么准备,只是加强了对高数的学习,哪都要用到。对于以后,我虽然对软件专业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不能再像大一这样了。另外我还要争取拿到奖学金,软件专业的学费相对高一些,不能增加父母太多的负担,我要努力帮他们分担一些。相信有付出就会有回报。” “学英语对我来说太痛苦了,整天都要背一连串单词,上课时我经常昏昏欲睡的,自己也想了很多方法,比如看英语电影,读英文小说,可还是提不起兴趣。”张馨月提到自己大一在外国语学院的学习,很无奈地说道。鉴于自己对数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她希望转到数学科学学院继续自己搁浅了一年的理科路。张馨月坦言,因为大一学的高数版本简单,与经过一年系统学习的理科院系同学相比,自己的数学基础必然很薄弱。“如果转专业成功的话,那既然是自己选定的路,不论多艰辛,我都会走下去。基础不行就夯实基础,思路阻塞时如果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就请教别人。”对于未来的种种困难,她勇敢坦率地面对。 谈及暑假的安排,张馨月边说边比划着:“我和数学科学学院的同学借了一厚摞的书,打算借这个暑假恶补数学。”她轻松地笑笑,看得出她已经做好了详尽的暑假计划。 转专业,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在转专业的面试环节,许多学生都表示由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通过一年的学习,发现自己原本喜欢的专业与自己的想象差距甚远,认为其自身并不适合继续学习原专业课程;或有些学科自己喜欢,但由于其就业形势严峻,出于现实的种种因素考虑……转还是不转?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转专业是否只是做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运载工程与力学学部主管教学的副部长洪明教授认为,学生应从三方面考虑是否需要转专业:首先,要综合考虑爱好、就业分配等各方面因素,明确自身定位,比如学生更适合学习所要转进的专业或对这一专业有特殊爱好,或该专业更利于学生的自身发展或符合自己想要发展的方向,或该专业更有利于学生将来的就业以及人脉的积累等等。其次,个人要在转专业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学生在入学后到转专业前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应该有意识的去不断了解欲转入的专业以及相关专业,对于将来思维的转化以及相关专业知识要有一定的基础,学生还是要本着自身素质的提高来进行选择,“有时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第三,转专业,切忌从众心理作祟。洪明说,转专业应当比一年前高考报志愿还要理智,根据自身情况,现有专业特点,选择更有利于个人发展、更有利于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的专业。洪明说,职业与人才的供需关系对社会、经济、文化起到引领作用,而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又反过来作用于每个人生的发展,个人价值的实现。 作为数学科学学院转专业面试的负责人,代万基老师也表示,转院转专业应该经过深思熟虑,不能跟风随大流。他说:“很多转入院系的课程学习与原专业有很大差别。如大一时数学科学学院开设的数学分析、线性代数和空间解析几何等课程,其他学院的学生学习得相对较浅甚至从未接触,而理科的数学与工科数学有很大不同,学理科更侧重于基础训练,要求学生沉下心来,用心思考,坚持钻研,这需要很大的毅力、耐性和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如果贸然转院,基础不牢固,课程跟不上,就会使今后的学习越落越远,导致挂科,甚至最后毕业都成问题。在转专业的学生中,确实出现过不少此类现象,所以我希望同学们要认真考虑未来要面临的压力,不仅是在学业上,还有心理上。” 谈及如何使转入数学科学学院的学生更好地适应新的学习,代万基老师说,老师们也在思考解决对策,可以让学生在大二学期兼听大一的数学基础课程,或者选择让他们重新学习大一的课程,目前这些方案尚在商榷中。 起初一些老师担心就业不是很好或不热门的专业会受到很大波及,而就业较好和热门的专业会出现学生拥挤的状况,但是根据现在有要求转专业学生的名单来看并没有出现上面的状况。这表明,经过一年的学习,学生们对转专业的认识更为慎重、理智了。 新政策,对考察提出新挑战 ——“同学,你觉得你除了刚才说的这些条件之外,还有哪一点可以帮助你转入港口与航道工程专业学习呢?” ——“老师,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和大海是有缘分的,并且,我的名字是寇游洋,三个字中有两个和海有关,所以我觉得这一点也可以算是我和港工专业有缘分的理由吧。” ——“祝贺你,同学,你的自信与活力征服了所有评委,希望你在以后的学习中也能像现在这样充满自信和活力。” 这是7月8日下午发生在建设工程学部转专业面试的现场,来自化工与环境生命学部化工与制药类2010级学生寇游洋与评委老师之间的一段对话。寇游洋同学是幸运的,他用自己的自信与活力打动了现场的评委老师,成功转入。但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如此幸运。 “专业方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都需要学生要有学习能力。”工商管理学院的刘晓冰教授强调,“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应该本着不生气、不制气、不放弃的原则。当然,这需要以学生兴趣为基础。” 在以往的“学习优秀类”基础上,今年的新政策增加了“学科专长类”、“专业兴趣类”和“学业困难类”,为学生提供更多选择的机会,但一些新问题也随之而来。如,怎么才算对某大类有强烈的兴趣和爱好?只是感觉不适合原专业,认为自己对要转入的专业感兴趣,可是万一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忽然又没了兴趣呢?再者,大一时所学课程不同,学生能否在没有基础的前提下追赶上新授课程的节奏,都成为有待考虑的问题。 新政策出台了,明确相应的判断与考察标准的难度便增加了,有些甚至无法确定一个完善的、可量化的标准;各个学部、院系的各个专业都有各自的特点,也难以制定出一套统一的考察标准,这给考察工作提出了挑战。 在谈及政策实行的关键环节时,张维平反复强调,本着“规范有序,逐渐放开”的原则,政策实施中,程序上一定要做到严格规范、操作透明化,避免造成过度的开放,而出现的不和谐现象,绝不能违背了政策出台的初衷。他说,“好事要做好”,新出台的政策还有待进一步的完善。为加大政策的宣传力度,已决定将此项政策写入新生入学手册;继续扩大可申请转专业学生比例,明确、规范考核标准,吸取工作经验,细化各项工作,真正做到惠及每一位学生。”(张平媛 学生记者 于艳洋 张新宇 葛佳鑫 靳思雨)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2010级学生李冬妮又给学姐打电话询问意见了。专业分流开始了,她正迷茫着不知道如何选择。“我现在想要报公共事业管理专业,但大一下半学期成绩不太好,害怕进不去。”她的成绩大概排在人文大类的中游,而公共管理专业向来比较热门,“如果选不好,就有可能落到不想去的专业,所以很矛盾。”“感觉又经历了一次高考填志愿。”坐在李冬妮一旁的同学说。 专业分流进行时,选择机会再把握 我校于2007年在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进行大类招生试点。2008年开始,学校全面实行按学科大类进行招生,转变了传统的按专业招生的机制,目的是使学生摆脱“一考定终身”的发展局限,为学生营造条件宽松和自主发展的培养环境。学生经过通识课程和大类基础课程学习后,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能力,确定主修专业或专业方向。在2008年召开的历时两个多月的第十四次本科教育教学研讨会上,学校出台了《大连理工大学关于实施精英教育培养精英人才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指出:学校积极推进“基于通识教育的宽口径专业培养模式”改革,即低年级以通识教育为主,高年级以面向学科门类、学科大类和学科专业的宽口径专业教育为主。原则上一、二学年设置基础平台课程(通识教育课程和学科大类基础课程),按照学科大类打通培养,第三学年开始设置专业基础和专业课程,根据学生所选择的专业和专业方向,进行宽口径专业分流培养。 教务处副处长刘志军教授介绍,实行大类招生和大类培养是根据我校“实施精英教育、培养精英人才”的培养目标所推行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重要举措,旨在加强培养学生强烈的责任意识、高尚的道德品质、宽厚的知识基础、突出的能力潜质、优秀的综合素质和开阔的国际视野,彻底改变传统专业教育模式中过于“狭隘于专业”和“专业上狭窄”的弊端。对学生而言,一方面可以避免高考后填报专业志愿的盲目性;另一方面学生进入大学在某一专业大类学习一段时间后进行专业分流,让学生以大学生而非高中生的视角,并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自身定位理智地选择专业,从而为学生提供较大的选择和发展空间。同时,这一举措也有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有利于学生打好坚实基础,提升综合素质。 基本政策 志愿优先 专业分流是我校实行大类招生宽口径培养教学改革的重要环节。根据各大类的实际情况,我校专业分流有三个时间段:一年分流的有新闻传播类、化工与制药类的应用化学专业、工商管理类;一年半分流的有材料类、软件工程类;二年分流的有建筑学、数学类、物理学类、环境科学类、生物工程类、机械类、电气信息类、土建类、能源动力类、经济学类。 专业分流时,各学部和学院在学生自愿申请的基础上,依据学生的综合成绩进行专业分流。此外,学校也考虑学生的高考成绩状况,原则上,对于招生人数多于200人的省份,高考成绩位于我校在该省份某大类录取学生数前15%的学生可在该大类内优先选择专业;招生人数少于200人的省份,高考成绩位于我校在该省份录取所有学生数前15%的学生也可在学生所在的大类内优先选择专业。 为了使刚步入大学的学生全面了解各个专业,学校在一年级的培养计划中增设了课时不多但份量颇重的“专业导论课”,各专业的教授亲自登台为一年级的学生讲授专业导论课,对学生根据自身兴趣和爱好理性地选择主修专业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一些学部还尝试开设“学科前沿课”,使学生近距离亲身感受学科的科研仪器、研究内容、方法和水平,便于学生更好地了解学科的前沿和研究热点,为学生全面了解相关学科和专业创造了条件。通过这些课程的学习,加之学业导师或高年级学生的指导,学生全面了解学校专业分流的政策,对相关专业也有了一定认识。这样,学生在确立了自己的主修专业目标后,经过一二年级的努力学习和互相竞争,才能分流至自己感兴趣的专业进行学习。的确,这也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动力,校园的学习氛围浓厚,自习室、图书馆座位经常出现“一座难求”的局面。一些低年级学生还主动与学长合作完成创新性实验计划,培养创新意识。这种自主学习动力和良性竞争意识对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特色做法 百花齐放 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在综合成绩的计算中,考虑了素质成绩的权重,他们将综合成绩分解为学习成绩乘以95%加上素质成绩乘以5%。其中,学习成绩为前5个学期所有必修课的平均成绩,而素质成绩的计算则主要根据大学一年级单项奖学金个数。学部主管教学的副部长王殿龙教授解释到,“加入素质成绩是在学生刚一入学就已经告知学生了,目的是培养学生全面素质和综合能力。”该学部的专业分流以“择排大会”的形式进行,将所有参与专业分流的学生召集在一起,具有优先选择权的学生先行选择,然后按综合成绩依次排序,逐一确定自己的主修专业,当场计算每个专业的报名人数,直至某专业额满为止。能源与动力学院学生张明慧选择的专业不很热门,但她考虑到和同学相处融洽、和老师彼此熟悉等原因,依旧选择了现在的专业。“我们在刚进大学时,打乱顺序随机分成了六个班,这六个班分别和上几届的专业班结为对口班。这些专业并没有多大的好坏之分,所以每年分专业班级时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动,每个班级变动的人数一般为10人左右。”张明慧说,“我选择留在现在的班级学对应的专业,也是因为我比较喜欢这个专业。” 建设工程学部土建类学生专业分流则是根据学生填报的志愿,按综合成绩排名从高分到低分的顺序分配专业。他们采取专业志愿“级差1分,只降2次”的做法,具体而言,就是如某同学第一志愿专业未能如愿,则其综合成绩减1分进入第二志愿专业重新排名,若第二志愿专业也未能如愿,则其综合成绩再减1分进入第三志愿专业重新排名,之后学生的综合成绩不再降分,按专业志愿顺序分配。 化工与环境生命学部在专业正式分流之前,采取“预报名”的方法,提前统计学生的专业选择信息。学部根据这些信息,对各专业的名额进行适当调整。“我们对报名人数较多的专业进行上限处理,而人数少的专业则进行下限处理,以尽量满足学生的志愿。”学部主管教学的副部长张述伟教授说,“专业分流后,任何学生均可选修第二专业或专业方向的课程,这些课程可计入任选课中的有关专业课的学分,毕业证书也可依据学生的要求,按专业大类或专业方向填写。”学部还充分考虑学生的意见,在保送研究生时采取大类排序的原则,即整个大类的学生进行统一排名,按照综合成绩排序确定保送研究生人选。 我校“按大类招生、大类培养,再进行专业分流”的培养模式改革从2008级学生开始全面实施,今年已经是第二次进行专业分流了。培养模式的改革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在拓宽专业口径的同时,也为学生提供了重新选择专业的机会。近两年大类招生学生的专业分流过程平稳有序,学生从中受益颇多。当然,也有个别学院的专业分流方案需要更加细化,真正做到公开透明,使专业分流工作更加顺畅。 薄弱专业 面临困难 “大类招生、大类培养”为学生营造了自主选择、自我发展的培养环境,但也对部分冷门专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在那些“专业冷热度”差别较大的学部,学生大多希望选择热门专业,而冷门专业则鲜有学生问津。因此,如何处理专业布局和学生志愿之间的平衡关系仍需要进一步研究。如何保证最大限度地尊重学生志愿,又能避免冷热专业严重失衡,需要学校出台相关鼓励性政策,以便引导学生合理选择主修专业。 目前,专业分流时具有专业优先选择权的学生除了高考成绩优秀生外,还有民族预科班、西藏和新疆班是按专业录取的,部分学部和学院允许优秀学生一年级转大类时直接选择专业,到外校按指定专业交流的优秀学生也可不参加专业分流而直接进入所修读的专业进行学习,这五类学生占热门专业学生数一定的比例,从而使本大类其他学生的选择余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例如,管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专业2009级共28名学生,全校优秀学生转大类或专业时直接转入7名;物流管理2009级42名学生,优秀学生直接转入7名,致使管理学大类的学生在专业分流时的选择余地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各个专业的冷热程度差别不大,但学部副部长王殿龙教授坦言,大类培养后的专业分流也对个别专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每个学生出于不同的考虑,结合自身定位和发展需要,并未出现严重的冷热专业不均衡现象。” 王殿龙教授说。该学部也采取了一些鼓励性政策,以避免“冷专业更冷清,热专业白热化”的现象。例如,学部推荐免试研究生的名额分专业按比例下达,这样有些学生考虑到保送研究生的优势,就会选择一些不很热门的专业。同时,“有的专业虽然不很热门,但就业需求旺盛,一些学生考虑到这一点,也会做出理性的判断。所有这些,都离不开导师和学长进行有效的指导和帮助。” 王殿龙教授介绍到。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部长洪晓楠教授也提到,“专业分流会对基础学科相关专业的生源质量产生一定的影响,使同一大类不同专业出现分层的现象。”他建议,“学校一方面要加大基础学科的建设力度,同时可通过加大研究生推免比例等手段,鼓励更多学生根据自身兴趣和爱好主动地选择与基础学科相关的本科专业。”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三年级本科生小刘当初就是被调剂到哲学专业的。“当初专业分流时,本来觉得有希望选择自己想进的专业,但最终结果出来后,感觉特别失落,也特别迷茫。”但小刘同学没有就此迷失方向,她还是重新规划了自己的学业和未来。“刚开始,觉得哲学专业不是自己喜欢的,但学了之后才知道,其实哲学的很多思想和内涵也是我很感兴趣的,”她说。经过自己的心态调整和重新努力,小刘同学在大学二年级获得了国家奖学金,大学三年级上学期参加了台湾交换学习项目,现在她正全力准备出国深造,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张平媛 实习记者 王碧寒 曹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