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结南岳武夷山_美术教师的天分讯_雅昌音讯

作者:玄幻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05 15:02    浏览::

八百里南岳衡山,五千年文明奥区,一直在静静地等待,等待一个人,与之相识,与之结缘。1983年秋天,他终于来了。他,就是邓辉楚先生。

这年秋,在南岳大庙里,湖南省美协主办美术创作班,神秘而又神圣的殿堂给了他艺术灵感,邓辉楚先生创作了一幅中国画《为了一个数据》,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并获奖。翌年,先生又加入中国美协,可谓好事连连,先生说是缘开衡岳。

上世纪90年代末,我与邓先生在省委大院内的省直书画家协会相识。当时,我在南岳旅游局所属的一个单位负责,策划筹建南岳衡山七十二峰最高峰祝融峰望乡台景点,需要众多的国家级书法名家为此题写赞颂南岳衡山的佳句。邓先生得知欣然接受,并为我排忧解难。相识之初,即一见如故。2000年4月,我邀请省内几位书画名家来南岳景区写生作画,邓先生自然在其中,历时七天,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接触和了解。邓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山水画家,勤劳、朴实、严谨而又平易近人。从他炯炯有神的目光中,足见其对大自然独特敏锐的观察力。短暂几天搜集素材,回到长沙便精心创作。不久,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南岳情》大型画集收入了邓先生的四幅大作,福严寺、南台寺、水帘洞、黄庭观四处佛、道景点入选画册。先生说,这次写生是与南岳佛、道教结缘。

2001年底,我任磨镜台宾馆总经理。为了把磨镜台秀丽的自然景观与众多的人文景观有机结合而艺术再现,我们编写了磨镜台十景文稿,请先生作画,历时半年,三次修改,终于问世。《十景图》出版后,2003年金秋在磨镜台举办中国南岳千年佛教论坛和传法院重修落成典礼及开光法会上,这本画册得到了海内外高僧和众多信士的高度赞扬。先生说,他感到与这座大山相知多年。

2004年8月28日,秋高气爽,先生应邀来磨镜台。傍晚,我们驱车前往南天门,欣赏大山的晚景。夕阳西下,霞光满天,起伏的群峰像一幅灵秀而又壮观的水墨画,令人如痴如醉,我向先生提议,从衡阳的回雁峰到长沙的岳麓山,八百里南岳衡山用百米画卷表现出来该多好啊!先生一听欣喜若狂,他说,这件大事应该是等我很久了,我一定要完成这幅巨作。但在夜色的余晖中,他紧锁眉头,不难看出,要创作《八百里南岳衡山全图》百米长卷,其难度可想而知,不仅场面庞大复杂,而且画面难以组织,必须亲临七十二峰现场写生,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定是必然之事。也就是这天晚上心灵的萌动,成为大山呼唤的责任,邓先生为此而辛勤耕耘三年多时间,加上2000年以后多次来南岳写生所积累的素材,这幅大作实际上是历时七年多才完成。

《八百里南岳衡山全图》是大构思、大策划,是浩大工程。在我心目中它就是当代的《清明上河图》。要完成这部传世之作,务必要系统地搜集素材,现场写生。从2004年10月至2005年6月,我很荣幸陪同先生几乎参访了南岳衡山七十二峰的每一座山峰,茫茫的崇山峻岭,七十二峰盘亘八百余里,大部分山峰又不通公路,即使有公路也是简陋且崎岖不平。我们常常早出晚归,白天带上熟食品在野外写生,只有晚上回到住处,才享受一顿饱餐。先生是一个很朴实、节俭,又是很乐观、精力充沛的人,在山林里时常能听到他纯熟的京剧唱段。中午只在车上稍事休息,便又振作精神继续写生。先生说,他是在与大山对话,是在拜读大山的文明史。山间路滑,车行不便,2005年的一天在去衡东罗荣桓故居的路上,我们的车辆与一辆的士相撞,造成车辆严重损坏,其中一人手臂严重骨折,邓先生也受皮外伤,但先生说,这是大山在告诉我们凡成大事者,必有磨难。

金沙贵宾会vip线路,2005年7月,先生应邀担任首都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在北京除主持日常事务外,他将主要精力用在创作《全图》长卷上。先生说,他的梦中,只有起伏的衡山,奔腾的湘江,寺院的梵呗,伟人的足音,他的心仍在南岳。9月份我去北京看望先生,长卷的整体构想已经就绪,铅笔小稿已经完成,约二十米长,南岳衡山全貌已凸现在小稿上,此时我已被它深深地震撼。这一年春节邓先生舍弃与亲人的团聚,毅然留在画院作长卷的毛笔小稿。冬季的北京冰雪严寒,画院处在半山腰上,没有暖气,也没有特殊的御寒保暖设备,仅仅靠电暖片取暖,南方人是极不习惯的,但是他安然相对。 2006年5月,他从北京带着《全图》墨稿,来到南岳征求意见。事后,我陪先生再度上山,再到现场写生,先生讲,对待南岳衡山,他不能有丝毫马虎随意,回到北京后,他进行了第三稿创作,其画卷正稿近一半重画,可谓一丝不苟、艰辛备至。

为了对历史和后人负责,2007年初冬,先生与我商量,再次邀请领导和文化艺术界名流到南岳座谈,广泛征求意见,因为这是最后定稿。会后,我们和熟悉南岳情况的旷顺年先生再赴衡阳各处景点并还专程去王船山故居,车辆颠簸于崇山峻岭的山间小道,中午出发,回衡阳时已华灯高照。之后,我们又再登南岳区境内诸峰。我想,先生真是在行万里路啊!

展读《全图》,从衡阳回雁峰到长沙岳麓山,一座座高耸在湘中大地的群山,千姿百态,气势磅礴,奇山秀水,奔来眼底。 五岳独秀,福寿圣山的南岳衡山,在画卷上多角度、多层次地尽展其神韵。《全图》是大衡山和大旅游的整合,也是大宣传、大构思的佳作,具有诗词般的优美意蕴、散文般的恬淡清新、小说般的高深莫测,是引领游人寻幽探秘的最好向导。本人在南岳从事旅游工作近二十年,虽不是画家,但喜欢画,先生描绘山水,而我则游走山水,我们在山水艺术中进行心灵的交流,正如邓先生常说:我们之间的这种缘分,自然成为心灵相通的至交。

《全图》是前人从未涉足的巨大艺术工程。纵观历史长河,无数文人墨客、名流雅士登临南岳衡山,创作了大量流芳千古的诗词歌赋、书画艺术等作品。然而,在浩如烟海的艺术宝库中,这部史诗般的长卷直到今天才出现,我想这就是缘分。湖南人以八百里衡山和八百里洞庭两大山水巨景引以自豪!更可贵者,南岳衡山七十二峰的风光名胜、湘中城市的现代风采、名人故居的历史风貌,以及璀璨的宗教文化、湖湘文化、书院文化、抗战文化和反映新世纪的社会风尚都在画卷中用传统的山水画描绘得淋漓尽致,开湖湘艺术之先河,在全国五岳艺术大观园中也属首创,如果没有胆魄和缘分,是难以成功的。

凝视《全图》,作为一个衡山人,我感到它比大自然更美:巍峨的群峰,苍翠的林海,飞泻的瀑布,流涌的烟云,壮观的日出,与南栖的雁阵,北去的湘江,所展示衡山的神韵,令人陶醉,更能感受这座大山的禅意和仙气。然而,岳麓书院、石鼓书院、岳云中学那琅琅的书声,岳屏山上、忠烈祠里回荡的中华儿女悲壮的呐喊,脚穿木屐、手持布伞的王船山清瘦而坚挺的背影,指点江山的毛泽东、横刀立马的彭德怀高大形象,祝融峰上大禹手持金简玉书的满腔喜悦,伴随着深山中悠扬梵呗,黄庭清韵,加上李白放歌、杜甫唱吟、白石挥毫更令我叹为观止,敬仰不已。这就是湖湘之魂,中华之魂。邓先生用他的笔,向我们展示一座不朽的精神家园。我们的深深友谊,我们的大山缘分,都凝聚在这心灵相通的感应中。

盘亘八百余里的南岳衡山,用一幅长卷描绘出来实属不易,这样美轮美奂的大作是时代生命延续的载体,她的美不但是当代的,而且是永恒的。我想,如果没有与这座千古名山的结缘,哪能画出这样的大作而流芳百世呢?

2008年春于南岳庙前艺雅楼

周杨勋 南岳锦绣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