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瑜:我自画来君自看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玄幻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05 15:02    浏览::

A23大公报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星期六

寥寥数笔得来艰,我自画来君自看。删尽繁枝除缛节,管他午热夜又寒。一首诗,一段内心独白,道尽了蔡瑜在艺术道路上的探索与艰辛,也道尽了他在当今各种艺术流派和潮流冲击下的理想与坚持。无论时光流逝,不管沧海桑田,蔡瑜始终用自己的方式传承着中国画,用独特的艺术语言来表达他对当代社会的人文关怀。

2014年5月12日 香港大公报记者黄宝仪专访蔡瑜老先生

蔡瑜,原名陈培玉,1926年生,广东澄海人,号韩川野老、石田耕夫、鳄渚散人等。1948年初赴省城求学,成为高剑父任校长的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插班生,期间得赵少昂先生面授,又为黄少强国难时期描写民生艰难之遗作展戚然感动,窃以生民为念。虽烽火流荡,命途多舛,而犹不弃纸笔,游心翰墨。

1980年离休后蔡瑜生活聊得安定,潜心创作三十多年,今年已近九十,仍不断否定自己,不停创新。蔡瑜作品钤韩川野老、鳄渚散人、墨客、行会外人章以明志,不随波逐流,故知名度与其艺术成就不成正比。出版作品集有《岭南美术家作品集蔡瑜作品选》、《蔡瑜画集》、《蔡瑜画丛》,著有《槛外杂言》、自传体小说《雨风雨余生还说雨》。

在物欲横流的年代,看蔡瑜先生的画,恰如一股小清新迎面吹来。蔡瑜画作题材不拘一格,寒梅、淡菊、紫藤、葡萄、海棠、墨荷,更兼山水、人物,或工笔或写意,触目处,无不潇洒,无不恣肆,旋风骤雨般水墨冲刷,挥斥八极,直扣心扉,使人宛如清狂梦中金沙贵宾会vip线路 ,!

著名画家林墉年少时曾在潮州金山顶读书,经常凭窗观看蔡瑜先生室中作画。在蔡瑜画集序里,林墉评价称之蔡瑜先生画,骨梗梗气连连,磊磊娜娜,绵绵息息,在秀挺的勾勒中,一种方正蕴涵其中,在精致的排比中,一股连贯回荡其内。蔡瑜先生画,生动有趣之中扎着精密的理致,花叶枝柯的俯仰反背交错重叠,无不有出处,无不有去处,节节合常理,枝枝有常态。蔡瑜先生画,潇洒浪漫,十分感情色彩,一枝一叶,一花一蕊,随意而倚,随情而发,任情任性,无碍无滞,云走水流中万紫千红。蔡瑜先生画,无巨细,凡线、凡墨、凡笔、凡水、凡色、凡染,着着相宜,在在规矩。狂放恣肆处巧含精妙,细腻勾描中赋孕激励。

2014年5月12日 蔡瑜先生与中华文化院总经理吴建芳女士合影

一幅好的中国画,应该是画、题词和印章的完美组合,但目前往往有的画画得很好,却被题词破坏了,使整幅作品的艺术品位下降。看蔡瑜的作品,书、画、诗文总是和谐集合、相得益彰。蔡瑜说知作画之难、落款更难,惊觉中国画融诗、文、书、画、哲学于一体,文化覆载之深广,何止是画图。不能不因根基浅薄而愧恨,不得不着力于画外功夫,因此他的题词重在表现情味,重在画外之音。

正如蔡瑜自己不断强调的没有灵魂的画不能成为艺术品,画外之音,既是作者的感情流露,也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精神交流的桥梁。不过,蔡瑜并不强求每一个人都能读懂他的作品,因为他画画不为出名,也不为钱财,全部都是自发的寄情创作,只为消遣,只为兴趣。

蔡瑜的每一副画,都有他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寄托。也许正是创作上无欲无求的洒脱,让他更加敢于突破,风格多变,画风潇洒浪漫,自在玄妙。更为奇妙的是,即使是同一题材,蔡瑜先生也能画出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似与不似之间,让人更想一弹究竟。

很难用简单的词汇来形容蔡瑜先生的风格,正如蔡瑜先生最喜欢的竹子。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前赴后继,以竹明志。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毁节,高风峻节,已成绘竹定律,仿佛不可逾越半步。但是,蔡瑜笔下的竹子却是千姿百态,或浅吟低回,或高歌猛进;或欣欣起舞,或冷眼睥睨看蔡瑜的竹子,绝无雷同,每看一幅都感新鲜,且风格自立。

写竹不可胸有成竹。蔡瑜讨厌墨守成规,他颠覆了历来画竹须胸有成竹的理论,提出刷竹一说,困惑之极,无聊之至,信笔涂鸦,上下左右,顺逆往来,纵横捭阖,无执无欲,无犯无碍,水墨淋漓,挥洒八荒。竹子,不再是明志的物间,而是蔡瑜情感宣泄的出口。也许,正如蔡瑜《刷竹赘语》所言,无挂无碍,顺逆往来,遂心所欲,刷刷之间,似吐胸中郁塞,顿觉耳目清明,天高地迥

一样的竹,在蔡瑜先生的笔下,幻化出千姿万态,寄托七情六欲,加上精辟的落款,嘻笑怒骂,皆成篇章。这就是蔡瑜先生的风格,也是法由象生,象因心异。蔡瑜先生说,画只是一个载体,越是爱恨分明的作者,画作越有内涵,这正是作者自身性格、个性和修养的综合结果,所谓风格不过是一个自觉不自觉的形成过程。

画无定法,博取众长,厚积薄发。画无定规,内容决定形式,形随思变。 于是,蔡瑜先生一生作画不拘一法,不专一类,不断否定自己又不断推陈出新,在否定中进步,以笔墨水血,刷出世间万千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