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说医务人士子女不愿学医?“医八代”都来了!

作者:玄幻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01 08:30    浏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迎来近600名新鲜出炉的医学生。有意思的是,交大医学院对重庆南路本部89名新生的调查发现,他们中近半数人家中有人学医,除了医二代、医三代,甚至还有医八代!

原标题《医学院 招生未遇冷 不乏医二代》

这群全国各省份的“学霸”带着延续家族传承的使命踏入医学院,这一发现以事实扭转了此前“医学院乏人问津、医科考分逐年走低”的悲惨论调,这群“未来医生”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不约而同地谈到,眼下医疗行业正在进行深层次改革,他们坚信“乌云只是暂时的”,从医环境会越来越好。

秋高气爽的9月,上海交大医学院昨迎来2015级新生第一课,近600名学生经过高考洗礼成为新鲜出炉的“医学生”。15级临床八年制法文班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学生中,绝大多数同学是出于自身兴趣选择了这个专业,其中近一半同学家中有人学医,更有不少是“医二代”、“医三代”。

学医前,受家训“不为良相只为良医”

反驳招生并没有“遇冷”

七宝中学的徐露文忘不了拿到交大医学院录取书的场景——奶奶把她叫到跟前,面授家训——“子为良医,孙为良医,子子孙孙皆为良医。”

今年暑假,一篇直指上海交大医学院、复旦医学院等多所医学院在江苏招生爆冷的文章在微信圈疯传,该文称医学院录取分数都跌到贴近一本控分线,医学院校遭遇“寒流”。沪上这两大医学院在一些省份的分数线从原来的比肩清华北大,到如今录取分跌到如此境地,让很多人深深担忧起“未来谁给我们看病”的问题。

“以前士大夫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们家说的是‘不为良相,只为良医’。”这还是徐露文第一次听说家族训诫,“以前不跟我说,估计是怕给我压力,如今我自己选择走上这条路,家里人就希望我好好学,当个好医生。”

对此,两校相关负责人都予以了驳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负责招生工作的相关负责人汪玲表示文章所说并不属实:“在30个省市,我们复旦医科的分数线都高于一本控制线,2013年平均高130分以上,2014年是高135分以上,今年高到145分以上。”

徐露文今年考入交大医学院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她的家里医生真不少:父母都任职于上海的外资医院,爷爷和奶奶也是医生,太公公施维智更是上海香山医院的院长、施氏伤科传人,家传五世伤科,追溯起来到徐露文这里已是医八代。在少年时代,别人看的是漫画小说,她看的是太公用蝇头小楷写的手抄医方。

从复旦医学院在今年各省市的投档分数表可以看出,复旦医学院招生并没有像文章中提到的遭遇寒流,录取分数线较往年还有提高。当然也有个别例外,比如该校今年在江苏省的投档分数线就大幅度下降到一本线附近,而且还没有招满。这则与去年江苏省的分数线太高不无关系,造成今年江苏很多高分的考生也都不敢报考复旦医科。

施维智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响当当的沪上名中医的精彩事迹详见百度百科。当医八代什么感受?就是徐露文和爸爸妈妈一直有一项重要工作要做:整理父辈的医案医书。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今年在沪的投档线为468分,比去年低4分,在理科类院校投档线中排名第六。其中,从不少学霸的分数来看,其实考入清华也是绰绰有余。今年一名毕业于上海中学的大一新生以532分的超高分数考入交大医学院,并且该生坚定地表示“不服从调剂”,他就是以这样坚定的抉择鲜明表达自己从医的志向。

在交大医学院,一大波医生子女正在靠近!交大医学院此番对校本部临床八年制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新生的调查发现,大多数学生出于兴趣而非调剂来学医,他们中半数还是医家后代。

调查一半新生来自医生家庭

上海交大附中的方正滢今年考入交大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她的爸爸是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方秉华,妈妈是六院内分泌代谢科主任包玉倩,巧合的是两人皆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时隔30年,父母成为了方正滢的大学长。

与此同时,一份坊间的调查结果同样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

“从小爸爸妈妈就在家里讨论病例,感觉他们的心情也是跟随病人的情况转坏转好。”方正滢的印象里,父母总在医院忙碌,“爸妈结婚当晚还被叫回医院抢救病人。”

调查说,建议子女或亲友学医的医生的比例只有3%,有超过五成的医生会劝阻他们的子女或亲友学医。

家学渊源也让这些学生收到别样开学礼物。今年考入临床五年制英文班的格致中学毕业生薛亦铮收到父亲送的一套泛黄医书——那是父亲学生时代看的书,已不再版。“爸爸说里面有很多罕见病例,要我好好读读!”薛亦铮的爸爸是仁济医院心胸外科主任薛松,母亲是仁济医院妇产科医生许文君,爷爷奶奶也都是抗日战争时候的战地医生。

交大医学院在对15级临床八年制法文班和临床五年制英文班89名学生简单的调查中,校方却发现,绝大多数同学是出于自身兴趣选择了这个专业,其中近一半同学家中有人学医,更有不少是“医二代”、“医三代”。

金沙贵宾会vip线路,为考医学院,把清华当备胎

这些来自“医学世家”的孩子,在当前“医学招生遇冷”等各种流言的背景下,正用自己的选择有力证明着“医学是有吸引力、值得奉献与投入的专业”。

如今有一种社会舆论,说医学已不再是精英教育。医学院的考分真的一路走低?非也。这群医家后代大多是高中里的学霸,他们面前其实有很多顶级名校可选。

方正滢是15级临床医学八年制的新生,父母都是六院的医生,更巧合的是两人都是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的,时隔三十年,父母竟成为了自己的“大学长”。

福建考生郭东晔今年高考677分,录取临床医学八年制法文班。“法八班”在全国招收30人,在福建仅投两个名额,郭东晔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分数已达到复旦、交大、北大医学院的录取线,但她坚定地填了独立招生的交大医学院。

从小到大的耳濡目染让方正滢知道,医生是很伟大的,能够救死扶伤有着一种特别的成就感。虽然对未来工作会比较累也比较苦早有预期,但是她还是毅然决然追随自己的初心,“一本四个志愿,我统统都报了医科类!”

“我是在医院长大的孩子,医学对我来说是很神圣的职业。”郭东晔的爸爸、爷爷、外公、舅舅、叔叔、阿姨都是医生,不同专科的医生聚到一起俨然可组成一家小医院。

薛亦铮,来自交大医学院15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父母都是仁济医院的医生,爷爷奶奶也曾在抗战时期担任战地医院的医生。“医生家的孩子大概很早就能体会父母的忙碌,小时候,爸爸明明没有出差,但因为早出晚归忙手术,最长的时候我竟连续两星期都看不见他。”

近年来一直有观点认为“学医已不流行”,但在这群学生的印象里恰恰相反。交大附中的方正滢说,她的高考志愿从上到下填的都是医科,就是非医不学。她的同届里,就她所知有六七人考上医学院,她的同桌也跟她一起考入交大医学院。医八代徐露文所在的七宝中学,今年有20多人考入医学院。

然而,薛亦铮始终以爸爸为荣。一次,他在电视上看见一段采访,那是一个心脏手术成功的病人为爸爸送锦旗,因为太感激不知如何表达,一时间只有用下跪这个方式以表心意。那一幕一直很触动薛亦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