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跨界写小说 临床病例为题材

作者:玄幻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01 08:30    浏览::

近日,医生作家安东宁夫的新书《安东医生诊室:蹊跷的死亡》在北京举行读者见面会,正式出版发行。

4年前,王宁夫是医生、教授、心脏病学专家,在国内心血管疾病声望显著;4年后,他却拿起了笔,开始了“左手拿手术刀右手握笔”的人生,敲敲写写,写就了“中国医学悬疑第一人安东宁夫”。已然“耳顺”,却还像青春少年般三心二意地折腾,是爱好,也是心结。“心脏易治,人心难医。人心千奇百怪,写出来,于我是减压,于大众……也是减压吧。生死之外,我们还有好多故事可以述说。”

安东宁夫目前为浙江省作家协会和杭州市作家协会的会员,是一位跨界作者,其本身是心脏病学专家、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近年来,他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个人首部作品《太平间里的恶魔》,首发当月连续5次印刷;次年发行的侦探推理小说《红石草原》,还未正式面市已加印,多次登上各大畅销排行榜榜首。

看惯的生死还有之外

《安东医生诊室:蹊跷的死亡》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是国内第一部以系列临床病例为题材的长篇医学推理作品,延续了安东宁夫一贯医学悬疑、逻辑推理的风格,又加入了大量医学健康知识、医学故事、疑难杂症及解决方法,入选杭州市精品工程。

王宁夫出生在医学世家,父亲是辽宁丹东一家医院的院长,母亲是妇产科专家。“小时候我不听话,爸爸的唯一招数就是把我关太平间。一开始当然很害怕,但久了就习惯了,跟自己的房间一样啊。我后来在太平间偷偷藏了蜡烛和玩具,一被爸爸关禁闭,就在里面独自点蜡烛玩玩具。”

金沙贵宾会vip线路,本书以医护工作者救死扶伤为题材,反映和颂扬了医护人员一丝不苟、科学严谨的白求恩式的工作精神;塑造良好的医患关系,传达正能量;通过颂扬老一代医务人员对患者的细心关爱,对工作的热情敬业,正确地启发和引导年轻医生。

这是他后来上护校、上军医大学、再从事心血管病治疗的起点。从丹东到沈阳,再从沈阳到杭州,王宁夫在医学的路上不停奔袭,最终“学有所成”,成为国内心血管疾病治疗领域的佼佼者。

书中,安东医生是位临床经验丰富的心脏病学专家,对处理各种神秘和危急的不明疾病并挽救生命充满热情。知识的渊博、逻辑的清晰、思路的敏捷和洞察力的敏锐,使他对疾病的分析一针见血,解决了无数疑难杂症,赢得了病人和同僚的尊敬。

但越往前走,王宁夫越发看不透世事。“生死之外的事看得太多,你会慢慢习惯,也会对人性生出这样哪样的质疑。”

在安东医生的诊室里,往来着形色各异的病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守着自己的秘密。跳楼者如何金蝉脱壳?死去的人为何死而复生?巨额保单的最终受益人到底是谁?是非法行医还是恶意报复?这一切到底是阴谋,还是犯罪?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书中寻找答案。

王宁夫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阵救人”的一件事。

那是唐山大地震的第二天,当时还在沈阳军区202医院的王宁夫随部队医疗组到了震区,对幸存者进行抢救。幸存者中有个贺姓姑娘,大学毕业刚三天,胸椎以下受压瘫痪。她央求王宁夫帮她打个电话给男朋友,电话接通后,对方问,瘫了吗?王宁夫答,瘫了。对方又问,能不能治好?王宁夫偷偷看一眼贺姑娘,掩饰,能。等对方来到医院后,王宁夫实话实说治不好了,只能保条命。“再然后,他抱着贺姑娘哭了一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那个贺姑娘,很漂亮,人又高,又有学识。”

医学解决不了的事让王宁夫纠结,医学能解决的事,有时也同样会让王宁夫纠结。

年轻时王宁夫爱热闹,喜欢给人看手相,说是看手相,其实很多时候用的是内科学中的《体纹与疾病》的知识,因为有些疾病与人体的体纹有关,特别是一些遗传性疾病的发生和发展,能通过特殊的体纹反映出来。

王宁夫的“顾客”是医院的一名病人,58岁,王宁夫通过体纹看出病人携带有异常染色体遗传基因,便准确断定出病人若35岁以后还生育有孩子,生育的孩子会是先天愚型。病人先是惊诧王宁夫的准确,在了解到王宁夫做出判断的依据后低头流泪了:“真没想到,折磨了我一辈子的心事被你几句话就说开了。我的大女儿是我和前妻25岁时生的,很正常;小儿子是我35岁以后和现在妻子生的,是个痴呆儿。我一直认为小儿子的残疾是我妻子的错,为此我们经常吵架、埋怨,今天才知道原来责任在我这里……”

“看到他伤心的样子,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那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当医生的局限。有些事情,医生知道,但病人不知道,这种落差产生的后果却往往由病人的亲人承担,正是所谓的‘躺着也中枪啊’。”

所以,王宁夫一度认为,医生,是最适合讲故事的那个人。

你备好耳朵,我讲好故事

作为地道的东北人,王宁夫在同事眼中是“天生的段子手”。“面白无须,戴副眼镜,斯斯文文,音量永远低沉,光看外表,你很难把他和‘东北人’联系在一起,但一张口,东北腔一来,天雷滚滚,地火阵阵,能让你笑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

王宁夫也承认他讲故事的能力是“天生的”。他从小就爱说,“鸡毛蒜皮的事都能编得花红柳绿曲里拐弯,唬得小伙伴一愣一愣的”。15岁应召入伍当兵时,王宁夫对长官说的“特长”就是“爱讲故事”,长官当场给了他一个“一指掸”:“这个不算特长!”

但王宁夫就是爱说,心里还一直不服气。4年前,他给学生上课,那些二十来岁的年轻孩子向他宣称看到的小说有多可怕多重口味,王宁夫一听,不乐意了。这有什么呢,我也能写,还能写得更可怕,更重口味,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心。于是,被称为国内第一部重口味医学悬疑小说《太平间里的恶魔》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