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早报]南工业大学开展国民阅读活动发起师生唤醒“睡眠借书证”

作者:武侠小说    发布时间:2020-02-07 21:25    浏览::

  科学时报6月6日B4版讯 明年就毕业了,某高校通讯工程专业大三学生小王正忙着做简历找工作,填到“爱好”一栏,小王托着腮帮子想了半天,勉强地写上“阅读”。像他这样填写爱好的大学生还有很多,按照常理推断中国大学生的阅读兴趣应该很高,阅读量想必不低。  可是事实恰恰相反。据一项大学生课外阅读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中国大学生每周阅读课外书时间不足2小时,一学期仅看1~4本课外书。与之相比,哈佛医学院学生每3天读一本书,美国大学生每周平均600页阅读量。  “课外书我是爱的,可是我就是无法把时间、精力集中到阅读上。”小王道出心声。究竟,中国大学生的课外阅读出了什么问题?

在学校办的借书证,不少同学一整年也不会用一次。在昨天南京理工大学全民阅读活动启动仪式上,该校郑重向全校师生发出了唤醒“沉睡”的借书证的倡议。

课外书or专业书

南京理工大学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他们的一项调查显示,不仅大学生中不少人不爱读书,教职工的参与率也有待提高。“据我们统计,有上千名本科生,一年内没有进过图书馆。”南理工图书馆馆长张小兵表示,很多借书证根本没有被学生使用过,而学生进入图书馆的目的也大多以休闲和实用为主。

  “我看书,用一个字形容"快"。”苏州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学生周瑾描述,遇见感兴趣的小说,可以两三天什么都不做,一页页把书翻完。而对于只须多少了解的专业课相关图书,“半个小时就有烦躁感”,往往扫一眼标题就过去了。  自己感兴趣的书精读,应付作业的专业课书泛读的问题,不只发生在周瑾一人身上。北京师范大学传播学专业学生董硕每次从图书馆抱回一摞书,先拣着自己喜欢的推理小说、心理学图书阅读,留给专业课图书的时间仅是归还前的一两天。“老师推荐的专业课书一般不看,除非是自己感兴趣的。”  文科生热衷课外书阅读,不喜欢专业课书籍。理工科生又是怎样呢?  事实上,小王的确很想静下心来读一些课外书。可是,无论是余秋雨、迟子建,还是韩寒、郭敬明,他看10页纸需要花上半个多小时,而且往往看不到第11页,就把书放回书架。反倒是《电信科学》、《软件世界》等专业课相关的杂志,他能饶有兴致地翻上大半日。学文科的女友不只一次抱怨过他“傻头傻脑,没有情调”。  卢星凝是苏州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的学生,5人间的宿舍里,通常情况下只有2人看书。卢星凝为校报写稿、班级写总结时,路过的室友表示“看见文字就头大”,总是摇着头走开。“除了上网,室友把多数时间放在做实验上,即使去图书馆自习,也是抱着专业书在啃。”

那么教职工的情况呢?“非常遗憾,”张教授说,南理工接受调查的教职工中,没进过图书馆的比例占了75%以上。此外,南理工图书馆图书的借阅次数,也以每年1万-2万次的速度在下降,“这在各大高校是普遍的现象,下降的数字不太明显,但是每年都是下降的趋势。”

穿越小说or经典原著

张教授分析,现在很多年轻人有读电子书的爱好,但是电子书不可能取代纸质书,“电子书只适合快餐式阅读,做科研的阅读必须是精读,而且需要随时标注,这是电子书不具备的优势。”

金沙贵宾会首页,  《步步惊心》、《倾世皇妃》等穿越剧、戏说剧红遍大学校园,那么大学生是否关心背后真实的历史情况?  “一部分同学会去借历史类图书,但是所借绝大部分都是解读性图书,有的甚至是宫廷暗战等野史杂记。”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学生高分子材料专业学生索菲说。  记者了解到,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图书馆引入《倾世皇妃》首月,即被借阅了73次,成为冠军。上海交通大学某月图书借阅排行榜第一名是《明朝那些事儿》,第二名是武侠小说《大唐双龙传》,第三名是网络小说《诛仙》。  不同于索菲和她身边的同学,卢星凝则认为“身边同学没人和穿越剧较真”,甚至有关于穿越剧是否歪曲了历史的争议,身边关注的人也不多。  据华南理工大学学生所作的一项穿越剧网络调查显示,246份答卷中59%的调查人选择“看完穿越剧后没感觉,仅把它当一种娱乐方式。”  “穿越剧、戏说剧能否带来大学生学史热,还真不好说。”董硕叹了一口气,“即便带来了学史热,恐怕在很大成分上也是野史热。能静下心来看原著原典的人少之又少。”  《上海青年报》近日对沪近300位在校大学生进行课外阅读调查表明,约三成人没有完整地读过“四大名著”原著中的一本。  拿什么来吸引大学生拓展历史乃至人文社科的视野,仍然值得思考。

针对“睡眠借书证”的现象,南理工启动了全民阅读活动,将采取一系列的“唤醒”借书证的活动。比如,向本科生推荐好书,延长教授、博导的借期,减免他们的超期罚款,开展送书上门服务,改善图书馆的读书环境,改善上网条件等等,把更多的师生吸引到图书馆来。

纸质书or电子书

[南京大学生阅读状况调查]

  据《上海青年报》的调查显示,近六成大学生每月的读书量在0~3本。 大学生真的不阅读了吗?也不尽然。  只不过,那种课桌下藏本小说的阅读时代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手机、MP4、电子书、平板电脑等的电子阅读时代。  第九次国民阅读报告显示,数字化阅读人群中,18~29周岁人群占54.9%。在这个年龄段里,大学生拥有相当比重。  北京石油化工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学生朱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上课、临睡前,是大学生电子阅读最高发的两个时段。  如果课堂较“水”,老师又不加以约束,电子版网络小说、时尚杂志等“浅阅读”就会堂而皇之地成为大学生的首选。“一边听课,一边阅读,只能选择休闲娱乐的"书",不然脑子记不过来。”周瑾如是说。与之相比,临睡前的电子阅读不仅囊括了上述阅读内容,而且形式更加多样化。小王虽然排斥视觉阅读,但是对有声小说情有独钟,《怒江之战》、《盗墓笔记》等书他全部是用“听”完成的。“听到精彩之处,有时会兴奋得难以入眠。”  “可是我还是爱看纸质书。”在索菲看来,纸质阅读多少可以记住点内容,而手机、MP4阅读一礼拜后就记不住情节。但是她也承认,阅读纸质书的速度较慢,电子书则较快,“读电子书更有成就感”。

如今的大学生看不看课外书?每天花多少时间阅读?记者近日对南师、南财、南理等高校的大学生进行了随机调查。调查发现,因为网络视频的普及,各种影视热播剧占据了大学生们的课外时间,能够静下心来拿着一本书阅读的大学生越来越少了,而想找到一位读全四大名著的大学生也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功利or非功利

一天看十集韩剧,也懒得看一页书

  索菲环顾了一眼同学们的书架,除了满眼的教材,最多的是求职、考研、人际、心理等实用型书籍。事实上,她最近也借来人力资源资格考试相关书籍,以作备考之用。  功利化阅读,已成为一个连大学生自己也不予以否认的标签。  索菲告诉记者,中学的时候为了做读书笔记,她特意买来一个漂亮的笔记本,把自己喜欢的哲理性语言抄录其中。  周瑾回忆高中下课十分钟,一群同学围在一起讨论近期看过的书,交换彼此心得。  “我怀念这样读书。”索菲不无遗憾地说。  可如今,索菲想做读书笔记时,不是没笔没本,就是手机响起;周瑾想和同学讨论读书心得,但一张嘴迅速被时尚、求职等话题淹没。  学生宿舍里打游戏声、音乐声阵阵,真正读书的大学生反倒变成了“奇葩”。可奇葩还是有的。朱明曾因为战争厌恶历史,可是出于旅游管理专业的需要,他逼着自己爱上这门不喜欢的学科。他为记者举例,北京历史上有什么古人类,他会提前抄录,然后结合地图,寻找相关的书籍,最后制作成一张有文字说明的图。这种被他称作“点线面”阅读的方法,还用在阅读山海经、水经注等书籍。“真正钻进去了,才能体会到历史的真味。”  卢星凝也相信,真正的阅读可以使人静心,可以使人找回全身心投入的感觉。

“现在基本上不怎么看课外书了吧。”南师大新闻专业大三的管同学坦率地告诉记者,身边的不少同学和她一样,离课外阅读越来越远。她分析原因,主要是大三了,不少同学忙着准备考研或者出国,所以一般在课余看的专业书比较多,或者英语书,其他杂书基本上没时间看。

不过她坦言,就是大一大二,看的课外书也十分有限。“现在大家在宿舍里人手一台电脑。平时上完课或下自习,回到宿舍里,一般都喜欢上上网,看看电影电视什么的放松消遣一下,很少看到有人拿着本课外书看。”

记者了解到,美剧日剧韩剧等各种剧,在大学生中都很有市场,而《我爱男闺蜜》这种“大妈戏”也有不少大学生着迷。有的同学看上瘾了,可以一天看上十集韩剧,达到了“睡觉起来就看剧”的疯狂程度。

据了解,目前大学生们的课余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上培训班、听讲座、运动、实习兼职、交友、游玩、上网刷微博微信、打游戏、看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等,都挤占了阅读的时间。

改看电子书,武侠言情穿越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