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迎朝晖_画画大教师的天赋讯_雅昌新闻

作者:奇幻小说    发布时间:2020-05-06 14:12    浏览::

《铁骨迎朝晖》是画家洪潮近年的作品。山峰壁立,势状雄强;云水涌动,幽远深邃。天际的一抹晨曦照亮了暗夜的苍茫,击破大山的沉静,于是山在动,水在流,云在飞,一片生机和朝气。铮铮铁骨是山的精神,亦是民族的精神;朝晖是光明也是希望,是正大之美的象征。这就是洪潮追求的山水精神,雄浑、正大、刚健、醇雅。

山水精神是洪潮执守的山水画创作思想。近几年,他有过多次山水画展,均以山水精神为题,凸显了他对山水画精神内涵的关注。当今的中国山水画坛画家众多,其中不乏山水形式的探索者和实践者,但是如何提升山水画的精神内涵,在不断地创新中弘扬时代精神,是值得每一个创作者反思的。洪潮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思考者。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自古以来人们依土地而生,自然的山山水水养育了我们,所以我们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珍惜生命、体察生命,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山坚毅不拔,沉静、博大、深厚;水至柔至利,屈曲有致,既可润物无声,又能摧枯拉朽。山的阳刚与水的阴柔相生相合,便是宇宙无限的生机。山水四季之景不同,融怡,苍郁,萧疏,惨淡,涵容丰富,就如同人的生命经历,人丰富的情感。当春天来临的时候,人在自然生命的萌动中感到美好的希望,体会生命萌动的欣喜;夏日的苍翠是生命的蓬勃,充满力量;秋景的宁静疏落,让人体会收获过后的宁静和天高云淡的旷远;冬日的萧瑟空寂,显现了生命的艰难和顽强。人在山川的变化中,找到了自己情绪的寄托,获得精神的安顿。因此观山则情满于山,望水则情溢于水。山水以形媚道,画山水亦是画人生。

洪潮旗帜鲜明地提出山水精神、守正大之美、大笔墨大山水,是对传统的回望,是对中国传统山水精神的向往和回归,也是对当下山水画发展的有益思考。植根传统不等同于复古。笔墨当随时代是清初石涛的响亮声音,也是洪潮谈创作时提及最多的语言。他认为: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文人在闲暇时的消遣,而是应肩负起一种使命。应该有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的使命感,要把真实的山水和心灵的山水完美地结合起来。以当代人的心灵感悟写当代的山河画卷,这一份执守是可贵的,也是极其必要的。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和社会和谐的中国梦,弘扬正大之气,提升人的精神境界,构建一个山清水秀、雄浑壮美的精神家园,消解浮躁和盲目,安顿心灵,这是时代赋予艺术家的责任。巴尔扎克曾说:艺术家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决定社会变革的历程,艺术家的影响可以延续几个世纪,艺术可以改变民族的性格。洪潮的努力是有意义的。观他的作品《铁骨迎朝晖》、《峥嵘铁骨》、《太行春曲》、《金晖》、《太行情》《黄山铁骨》《新安江畔》、《金涛》、《醒》,豪放中见雄浑,梦幻中察深邃,清润中味宁静。俯仰之间,困顿、浮躁远去,胸中宽快,倍觉从容。

李可染先生认为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没有好的意境画不出好的山水作品。但仅有好的意境没有好的意匠也是无法实现的。在创作上,洪潮反对一味摹古,师传统与师造化并重。师传统,要用最大功力打进去。洪潮自幼受父亲的熏陶习画,后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高研班学习,又师从贾又福先生,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贾又福工作室山水画硕士研究生班。求学期间,他广泛临摹龚贤、石涛、新安诸家及黄宾虹、李可染等大家的作品,认真研读他们的笔法风格,手摩心悟,奠定了牢固的笔墨基础。似古人者死,创新必须走师造化之路。他坚持写生,每年都要深入去太行、登黄山、走皖南,深入体察,所谓身即山川而取之,在自然中激发创作灵感。在他看来,写生不是机械的临摹眼前的景物,而是要澄怀味象,要将景物的内在精神抓住,中国画的写生其实就是将眼前丘壑移为胸中丘壑的一个过程,由景升华为境,山川木石都是有生命、有个性的。每一次写生都是一个炼景过程,都是由眼到心、由心到手的体悟过程。正如贾又福先生所言:开掘大自然之妙,开掘自身感情、智慧之深,开掘笔墨形式语言之变,开掘艺术个性之微。身临其境,悉心体察,才能造化在手,才能把握描绘对象的精神实质,赋予对象以鲜活生命。

师传统、师造化,用心去画,洪潮有了自己的风格探索。观洪潮的山水画,黑黑的墨最引人注目,这就是他的积墨法。洪潮的积墨法源自龚贤,又不同于龚贤。清初龚贤的积墨山水是明代移民心中的幽情,洪潮用积墨是要以时代之笔咏时代之情,写大笔墨大山水。画法也由龚贤的七遍墨法转为多层墨法,甚至多至二十余遍。黑和白本是对立的,但洪潮在墨的点染中,通过笔的枯淡、枯润、枯湿将黑的实、白的虚相融合,黑的重凸显白的静,白的纯烘托黑的厚与亮,相得益彰。白的清简寓于黑的深邃和繁密之中,在重黑中见光明,在黑与白的对话中还自然之本色,挣脱了现实的束缚和困顿,回归生命的本真。庄子说: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生命在这里圆融,现实与理想在这里统一。浑厚的墨色雄强而清雅,豪放而秀润,浓极而返淡,超越了黑暗,超越了苦难,光明就在当下。黑白中更见精神的清雅和高洁,回应了他守正大之美诉求。

在《空谷清籁》中,画家用含水不多的笔来画,通过涩重有力的行笔,把笔里的水分挤出来,在皴与点的层层积淀对比中,墨深深地渗入纸中,不虚浮不松滑,厚重而又松活,通透而又秀润,黑的压抑被消解。笔笔交错,构成体积、空间、明暗和气氛,墨呈现丰富的层次变化,可谓有苍润之美。李可染先生在谈到笔墨时曾说:好的用笔在于苍润。黄老说:干裂秋风,润含春雨。苍和润是相反的、矛盾的。一般用墨苍了就不能润,润了就不能苍。真正有笔墨有功力的人,每笔下去都是又苍又润;所谓腴润而苍劲,达到了对立因素相统一的效果。洪潮说自己作画是先制造矛盾再解决矛盾,黑与白、苍与润就是他在画中制造而又解决了的矛盾。

金沙贵宾会vip线路,出生在皖南乡村的洪潮说自己不是古代不问世事的隐士,他热爱土地,热爱的祖国山河,并把这种情绪放入了画中,自陈作画必有情,无情不作画。胸中笔底齐恣肆,挥洒如决江河奔,把丰富的情感挥洒为不同的面貌,太行的雄伟,黄山的奇崛,水乡的清润,雨色的青翠,白雪的温婉,月影的奇幻,活泼而有生意,静中有动,动中见静。对山是写实,对心亦是写实。自然造化的神奇与生命岁月的积淀相合,由景升华为境,胸中丘壑,庄重,严静,清简,灵动。心动则山水动,山水之远亦是心灵之远。在自然中述说生命的感悟、理想、希望,激情最终超越了自我,超越了物象,超越了时空,走向远空。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积极进取而能静心澄虑,在时代的躁动和焦虑中,回归宁静,寻找安顿,求得和谐。

洪潮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他说自己走的是苦苦求索之旅。薛永年先生评洪潮的画时说:他的面貌比较多,这说明他不急于求成,不急于确立自己的面貌。他还在不断探索,广泛吸收,使自己的创作处在不断的上升状态。